世間好物不堅牢,看新闻看天下。
做最好的新闻

20岁怎么混进赌场·原创流量不高,洗稿速成爆款!酷玩实验室,你们是良币还是劣币?

人气:2009时间:2020-01-11 16:33:30

20岁怎么混进赌场·原创流量不高,洗稿速成爆款!酷玩实验室,你们是良币还是劣币?

20岁怎么混进赌场,近日,自媒体洗稿风波又起。4月29日,自媒体“刺猬公社”刺猬君在社交媒体上发长文怒斥“酷玩实验室”洗了自己的稿子,从标题、正文、材料拼接、图片侵权等几个方面,一一列举其“洗稿”雷区。

4月27日,酷玩实验室推送的《3小时“洗”首歌,月入10万?神一样的“洗歌流水线”》,很快成为“10w+文章”。而这篇文章距离刺猬公社发表《“洗脑神曲”流水线:一首歌几小时制作上线,年收入上千万》已经有一个月之久。刺猬公社指出,“前者从标题、内容到图片,都大批量照搬了我们的那篇原创稿件,只不过叙述者变成了一个自称为‘18岁科技美少女’的蛋蛋姐。”

颇有讽刺意味的是,这篇洗稿文,正是批判以宋孟君为代表的乐坛“洗歌”现象。刺猬公社于是犀利发问:“你说他们3小时洗一首歌,那么你们几小时洗一篇稿呢?”

铁证面前,对此恶劣洗稿行为,网友纷纷斥责——

10万+的影响力确实不可小觑,稿件中提及的洗歌者宋孟君也陷入舆论风口浪尖,很多网友甚至建议封杀。

宋孟君29日也在个人社交媒体发声称:“当时接受刺猬公社采访、本意是希望和音乐圈朋友多分享新时代的音乐发展的心得,号召大家一起努力,结果意想不到另外一些媒体为了博眼球各种扭曲事实,误导大众对我进行舆论攻击。”

刺眼的10万+:严肃报道传播力不如爆款文?

随着自媒体兴起,洗稿一词近两年频频进入公众视野。据百度百科,“洗稿”就是对别人的原创内容进行篡改、删减,使其好像面目全非,但其实最有价值的部分还是抄袭的。知名自媒体人魏武挥曾用“吃了苍蝇”来形容被洗稿的感觉。去年5月份的“差评”风波就是一例,一家大型互联网公司投资涉嫌靠洗稿起家的自媒体平台“差评”,引发众怒,也引起业界对洗稿这一伪原创行为的警惕。

此次声讨书中,原作者刺猬君称,被这篇原创稿件折磨的那段时间,为了磨出这篇8000多字的稿子,和编辑一起开了不少于5次选题会,光是音乐界的相关人士就访谈了10多位。这样辛苦出炉的原创报道上线后一个月的阅读数3.1万,而酷玩这篇洗稿爆款两天内很快就直冲10万+。

仔细分析对比两篇文章,可以看出,刺猬公社这篇文章是一篇调查性报道,篇幅达8000多字,有着传统媒体客观冷静的叙事风格。而酷玩这篇爆款文只有3000字不到,频频使用断句分行,第一人称视角叙事带有强烈的感情色彩与倾向性。刺猬公社叹道:“可以说,如果删除掉‘洗’我们这篇原创稿件的内容,这篇文章就只剩下一个个带节奏的口号和结论了。”

原创者费尽心力,洗稿文却往往成爆款,有网友直感叹“原创不易”。

人民日报评论微信号就曾指出洗稿危害不可小视,“任由洗稿的不良风气蔓延,不仅将造成大量的文字侵权,还可能导致原创力的枯竭。知识共享时代,如果人们丧失了原创力,那么看似繁荣的文化市场下,流动的将是大同小异的‘伪劣产品’。”

为了避免“洗稿”嫌疑,“酷玩实验室”这篇稿子没有开原创,而是在文章最后注明了“酷玩实验室整理编辑”,还把那篇原创稿件列为了参考资料。但这种“耍小聪明”的伎俩很快就被原创者毫不留情地揭露。

据刺猬公社披露,酷玩实验室曾申请转载这篇文章,被婉拒后又来求“引用文章中的部分内容”,但并没有按照要求“详细注明出处和作者名称”,只在文末将刺猬公社的原创文章列为参考资料,他们也向参考资料中的另一篇稿件出处“音乐先声”求证,“音乐先声”表示,酷玩实验室没有申请过引用他们那篇稿件中的内容。

多方出招人人喊打,为何还有大v顶风作案?

自媒体“洗稿”现象猖獗,针对其打击治理行动也似乎没有停步。旨在打击网络侵权盗版,4月26日,国家版权局、互信办、工信部、公安部等四部门联合开展的“剑网”专项行动,今年是连续第二年提及打击新媒体的“洗稿”问题。但为何重拳整治下,还有大v顶风作案?检察日报刊文指出“接受打赏,吸引粉丝,“洗稿”有巨大利益,一些人才会乐此不疲。”

笔者试着百度搜索“洗稿”一词,居然还在首页看到提供“最新版下载的洗稿神器”。点击进网页竟堂而皇之描述着“自媒体洗稿软件可以帮助用户全网抓取文章内容,进行同义词替换,改变文章原意的段落随机混乱、名词替换等多种操作达到伪原创的目的。”可见在某些人眼中,洗稿并不是一件很耻辱的事情。

原创者痛斥之下,也有网友留言建议“可以走法律途径”“支持维权”,但维权的成本有多高?“有问”app曾经有一期关于“洗稿之争”的论坛,其中“新闻实验室”公众号创始人方可成就表示:“法律维权成本非常高,因此很多情况下只能诉诸舆论,希望能有法律工作者为媒体人提供协助。”

知名互联网评论家丁道师认为:“如果是明确的抄袭,那就按照《著作权法》来进行维权,这方面已经有很详细的规定。但如果是“洗稿”的话,因为目前还没有明确的司法认定,来支持对权益人的维权,所以这个真的很难,大部分时候会不了了之。而且真的有打官司告赢的,也是以抄袭的名义,而非“洗稿”。”确实现实中关于自媒体洗稿的司法判例极少,笔者试着搜索裁判文书网,没有找到自媒体洗稿的相关判例。

检察日报也指出对于如何认定“洗稿”,目前仍然缺乏清晰的界定。“法律不能垄断思想”,著作权只保护表达,不保护思想,有其道理。“虽然利用了其他媒体的信息,但‘独家叙事’保证了文章原创性”,“洗稿”者多以此作为抗辩理由。从现实看,原文作者要打赢官司,难度不小。

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张璇法官在光明日报撰文指出,对于“洗稿”行为的规制,除了依靠权利人主动维权,司法加大惩戒力度之外,平台也应发挥其作用。去年年底,微信公众平台推出洗稿投诉合议机制,邀请部分公号原创作者加入“洗稿投诉合议小组”,对有争议的“洗稿”内容进行合议,引发不少新媒体从业者的关注。但由于批判标准不明确导致有主观化倾向,也有人质疑其恐收效甚微。

作为第一批洗稿合议人,魏武挥在接受“创事记”微信号采访时说:这没有什么量化标准,是否属于洗稿纯粹是个人感觉。在他看来是一件很值得支持的事,也许未必能根除洗稿这种侵权行为,但总而言之:“有比没有好。”

口诛笔伐之下,截至发稿前,酷玩实验室公众号不仅没有针对此事的任何公开回应,也没有删除这篇文章,在文末还有一句“别让劣币驱除良币”的口号颇为刺眼。这或许也说明了一些问题。

原创不易,洗稿可恨,如何能真正触碰到痛点?或许在打击规范和力度上,我们还需多下几剂猛药。

栏目主编:刘璐 文字编辑:李林蔚 题图来源: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:邵竞

万博官方网站赢钱

相关阅读

上一篇:叙军在德拉西北部遇激烈抵抗,至少三辆坦克被摧毁,两名少将阵亡
下一篇:小米吸金 港股会出现挤出效应吗?